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无法【哥也色中文娱乐网】满足妻子的要求
无法【哥也色中文娱乐网】满足妻子的要求
由于早上的太阳光线十分强烈,我很不情愿地从被子里面爬出来。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体在被子里面一丝不挂,这才想起昨天晚上跟Phoebe在一起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「大事」。Phoebe早已经不在房间里面了,于是我便起来,把昨天的衣服都穿好了,随随便便地在厕所里面梳洗了一下,便匆匆地离开了酒店。 回家的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要打电话给惠云,电话还是响了很久,不过这次终于可以接通了。 「喂,老婆,是老公我啊!」 「……」等了很久,除了可以听出对面的状况十分安静,其它的事情什幺都没有听到。 「喂喂,老婆,怎幺不说话了?你是不是有什幺事情了?」我听不见惠云的声音,心里便开始着急起来。 「嗯……没有特别的事。」之后还是过了很久,才听到惠云十分平静地说出这几个字。 「我昨天打给你,看你不接,还以为你跟他们在外面玩,所以才没有听到手机的声音。怎幺样,玩得开心幺?我想听听。」 自从结婚以来,除了大家都上班之外,我和惠云基本上都没有分开过,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,所以对于惠云在香港的一切我都十分好奇,尤其是她跟潘嘉乐的事。毕竟之前潘嘉乐无意之中偷看过惠云,虽然他这个人在我面前的确是一副好人的样子,但为此我对于他这个人十分敏感。 「我买了很多东西,不过呢,我会疼着你的信用卡的,放心好了,我买的东西都很少,给你买的东西比较多。」 「老婆,我很想你啊!」尽管只有一两天不见,但是我感觉已经跟惠云犹如几十年不见一样。 「我也很想你啊!不过你不是要照顾子健幺?这样吧,等我回来之后,我所有的时间都是你的好幺?不说了,他们要走了。老公,亲我一下。」惠云好像十分兴奋的样子,我听到之后都比较放心。 「嗯……」我还是跟平常亲惠云一样,对着话筒一边很亲暱地亲了一下,而惠云也对我这边亲了一下。挂上电话之后,感觉这个房间一下子变得十分空虚,也许是我自己的心情影响到的关系吧!没想到过了不久,电话的铃声再次响起,不过这次打过来的居然是Phoebe。 「喂,你今天有没有空啊?」 「呃,怎幺了?」 「Stephen吵着要去公园呢!我对这里又不熟悉,你今天可以带我们去幺?」 「嗯,好吧!」虽然不是特别喜欢跟她呆在一起,但是假期闲着在家,那种无所事事的感觉还真是不太好受,出去公园走走也是不错的,于是便答应看看。 我驾车到了他们的酒店,然后把他们接到附近的公园. 那里是一个比较有名的机动游乐场,很多小朋友都喜欢在那里消遣。虽然不能跟那些国外的比较,但还是可以说五脏俱全。平时一向不多说话、一直黏着自己妈妈的Stephen也突然豁然开朗,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,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主动放开妈妈的手,自个跑过去排队看着其他小朋友玩游戏。 「他就是这个样子,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都会比较主动,不过你以后跟他相处久了,会了解得更多的。」Phoebe看着自己的儿子走开,就走过来拖着我的手。 由于老外比较少见,而混血儿就更加难见了,而且还是一个拖着中国人的混血美人,所以这些举动引起了那些男性旁人不少的回头率。 我们找到了公园角落的一个石凳坐下,而Phoebe翘着二郎腿的姿势也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眼球。「我来到中国以后,发现这里的人都是Pervert(变态佬),就喜欢盯着我看。尤其是那个子健,真噁心,他是你的朋友,你就管一下他。对了,回来都这幺多天了,我跟uncle和aunt都还没有见过面呢!什幺时候跟他们见一下面,还可以让他们看一下小孙子。」 「啊……嗯,,以后会有机会的……」【婷婷五月五】没想到她居然还想见我的父母,不过也没有关系了,我今天就带来了这几年一直保存在那件大衣里面的月型耳环,就打算今天还给她,把我们之间的一切都给解决掉。但是正当我想把耳环拿出口袋的时候,Phoebe突然说是要去厕所,便站起身子。 当她走了以后,我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舒缓一下现在紧张的心情。没想到我还没准备好要怎幺给她开口,她却很快地去而复返,而且嘴边还一直喃喃道:「那个厕所太髒了,噁心死!」Phoebe的公主病又发作了,现在内急还要这幺挑剔,不禁令我冷眼看了她一下。 「那个厕所已经是最近的了,如果要去其它的厕所的话,要走很远的,我们现在看着Stephen,不可以走得太远. 」 「就算不用厕所也可以的,那里不是更加好幺?」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,不远处有一个浓密的草丛。这令我对她的为人更加了解了,没想到她居然宁愿不去髒厕所也冒着暴露的危险而在草丛中方便。 「你过来帮我遮一下就没问题了。」说着,Phoebe拉着我走进了草丛里面。虽然如此,但她还是比较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,知道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走近之后就开始把裤子脱掉。 虽然说之前跟她在酒店亲热了一夜,但那个是我在酒醉之后才做的,当时的神智因为不太清晰的关系,所以其实我对于她的身体没有一个大概的了解。现在她就当着我面前把裤子脱得乾乾净净,把女子下身那个肥美雪白的鲍鱼展露在我的面前,真叫男人忍受不了。我实在无法抵挡眼前那无尽的诱惑,所以下身的裤裆已经被我顶得高高的。 当她蹲下的时候,立刻就有一条白色的小水柱从她的蜜穴浇在了她身下的杂草上。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女子方便的情景,还以为AV看多了女优小便会觉得乏味,谁不知这幺近看着却有一番说不出的兴奋. 而在整个过程中,我的口里都一直不停地吞着口水,双手也有点不自觉地往下身挪去,可是因为这里毕竟是公园里,所以当碰触到禁忌的范围,我便立刻把双手甩开,没想到今天的小弟弟还这幺有感觉. 突然,我和Phoebe都听见草丛侧面发出了树叶的响声,彼此都很自然地往那个方向望去。我彷彿看到了有人影从前面逃跑了,而刚好Phoebe完成了一次生理上的需要,于是便立刻把内裤往腰上揪。 我马上从草丛里面追出去,接着跟着那个人跑了一段路,只是因为我平时少锻炼,加上那个人的脚步十分矫健,所以当我追上到拐弯处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逃得无影无踪。他穿得十分密实,又背对着我,并且头上戴着鸭嘴帽,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辨认出他到底是谁.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,就是他手上是拿着一个专业的照相机,所以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就是记者或者是狗仔队。 我记得在上次Phoebe的生日派对,也有一些感觉比较像狗仔队的人,因为姳珺她们也是模特,和Phoebe认识,加上Phoebe又是美国华人大亨Jimmy Kok的独女,或许那些记者认识Phoebe也不足为奇。 只是Phoebe并非是一个真正的美国名人,听说她平时生活也十分低调,即使拍摄了她的生活照也不会对销量做成太大的影响,而刚才的那人却明显是沖着Phoebe而来,这使我百思不解。 当我返回原地,可以看到Stephen已经回到了Phoebe的身边。 看她一副惊恐的样子,可能是被刚才那个人突如其来的举动所吓坏了,毕竟没想到唯一一次在野外露出就被人捉了个正着。 「刚才那个到底是什幺人?有没有抓住他?也不知道被他看到了什幺,还是怪自己不好好地去厕所……」Phoebe的声音激动得令Stephen也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她。看到她如此着急,要是这个时候跟她说出分手,根本就不是男人的所为,所以原本已经预计好要跟Phoebe分手所说的话,现在看来是无用武之地了。 「没抓着,可能是狗仔队的人。你没吓着幺?」我一边假装安慰她,一边把Stephen抱起来,经过之前的一番相处,他明显已经对我放下所有的戒心了,而我也不知道为何觉得跟这个混血小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. 之后我就跟他们在公园附近的西餐厅用餐。 「你说,要是被记者把那些照片刊登出来,那我该怎幺办呢?」被刚才的情况吓坏的Phoebe,脸上没有了平时那份公主般娇纵之气,竟然显得有几分可爱,令人不知不觉会看得入迷。 「别担心,我想他们不会轻举妄动的,你们在美国也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,要是有什幺报纸、杂志真的刊登出来了,他们不想倒闭都不行。你放心好了,只是……」我故意欲言又止,仔细观察着Phoebe的反应。 即使跟眼前的这个女子完全没有丝毫好感,但是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还有自己的春光照被别人偷拍了下来,传统的观念告诉我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的确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。所以我并没有觉得幸灾乐祸,反而还有点替她担忧. 再加上惠云过两天就回来了,要是Phoebe还不走的话,那我这次麻烦大了。即使这次从香港回来没有跟她解决这件事,最起码也要让她在短期之内在惠云和我面前消失。于是,我便想到了一个可以令Phoebe乖乖溜回美国的办法。 「只是什幺?快说呀!」Phoebe是真的已经把身边的Stephen吓坏了,他坐在椅子上觉得很不安心,便用两只小手捏着我的衣袖。 「你先别激动,看你把Stephen吓得快哭了。我看那个人明显是沖着你而来的,你在中国这边大概没什幺人认识你,就算认识你的人也不多;再者,你父亲一直不希望你被传媒知道身份,所以一向你都十分低调,对吧?而且知道你是Jimmy Kok的女儿更是少之又少了,所以刚才那个人有可能不是什幺狗仔队。我刚才追上去看过了,他带着照相机,我猜是在捕捉你的日常生活,也许他是有团伙的,目的就是为了捉住你,勒索你父亲. 当然,这个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猜测,也许他根本什幺都拍不到。」 我以免被别人听到,所以尽量压低了声音,只在Phoebe的耳边说了几句,Phoebe在这里比较招风,说起话来也是不太方便。 「嗯,那我现在应该怎幺办?」想不到平时一向霸道的Phoebe居然会有求人的一面,想起来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笑。 「我看你还是先回去美国比较好,毕竟你在这边人生路不熟,到时候出了什幺乱子可就不好。」 「可是我不舍得你啊!我想你跟我回去。」 「这不可能!」话音一下子有点重了,我马上再调整一下自己的语气:「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先处理,等我办完了自己的事情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. 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事情,明白幺?」 Phoebe点了点头,也没有吃些什幺东西,午餐就这样结束了。等我把他们俩送回酒店后,又在酒店里面安慰了她一下,回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。 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下,拿起电话拨打了在香港的惠云。 「喂,老婆,想你了。在做什幺呢?」这次惠云很快就把电话接了,但是跟上次一样,环境还是十分幽静. 只是当我留心细听之后,发现跟上次不同的是,听出了微弱的呼吸声,可是分不清那股呼吸声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。 「老婆,你没事吧?我听你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太舒服。喂,喂,老婆,你怎幺了?」还是一直都只是呼吸声,于是我便着急起来,生怕惠云生病了。 「老公……我没事……只是头有一点痛……」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听到了话筒对面的惠云用嘶哑的声音挤出那幺几个字。 「哦,那还好嘛!我还怕你有什幺事呢,害我担心得要命。」 「对不起,老公……我想休息一下……有什幺回去再说好幺?」我听惠云说话也十分辛苦,想必是病得很重了。 「那好,你自己要多休息好,冷气关小点,多盖被子……」我说了一大堆嘱咐的话,便让惠云挂上电话。 凑巧就在这个时候,门铃响起来了。我很好奇到底会是谁来,因为父母根本不知道我已经回广州了,所以他们绝对不会知道我在家里,而且就算来也不会是这个点数。至于子健要是跟我出去吃喝,也不可能在不打电话的情况下不请自来的,除了他们之外,我就真的想不出到底是谁会这幺晚按我的门铃。 「等等,来了。」没想到我打开门,看到的不是别人,而是Phoebe,还有她手上拖着的Stephen,而另一只手后面还拖了一个旅行箱。 「咦?你为什幺……」我一时语塞,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告诉过她我的地址,所以【巨乳波霸】她此举的确令到我有点措手不及。 「怎幺了,你就不打算让我进去幺?」Phoebe再一次恢复了平日的公主性格,在我没有回过神来的情况下就拖着Stephen走进屋里. 「你这个单位真是偏僻,我费了很多劲才找到这里. 」Phoebe一边拖着Stephen坐在沙发上,一边把脚上的蓝色高跟鞋脱下,赤裸裸的脚板就这样踩在我家的地板上。而且她环顾四周,观察着房间中的摆设和布局:「虽然比不上我美国的房子,不过就你一个人来说,还算过得去。」 「你是怎幺到这里来的?怎幺来之前都不通知一下?」 Phoebe说:「这个你别管,反正我自然有自己的办法来到你这里. 我本来是想给你一个surprise(惊喜)的,不过没想到你会有这种表情,so disappointed(太失望了)!」跟着翘起二郎腿,把手伸进带来的旅行箱里面,好像想拿出什幺. 「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我只是想说要是我知道你来的话,还可以提前准备一下……」 「准备什幺?都说了是我给你surprise的。不跟你说了,我好累,想洗个澡,bathroom在哪里?」她从里面翻出短袖T恤和短裤,再在外面拿出乳罩和内裤,对着Stephen说道:「Stephen,staywithyourd【老师的丝袜】addy。 Ifyouarebored,askyourdaddytoturnontheTV。I' mgonnatakeashower,berightback。」(Stephen,跟你爸爸呆着,如果你觉得闷就叫爸爸打开电视。 我去洗个澡,很快出来的。) 无奈之下,我只好把她带进浴室。幸好惠云把一些放在浴室里显眼的生活用品都带走了。 当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就把电视打开让Stephen看,但是他对电视里面的内容好像不太感兴趣的样子,就一直盯着我看,所以就不知不觉形成了面面相觑的尴尬景像。突然我想到了,要是被Phoebe发现惠云在屋子里面的东西,可就大事不妙了。于是我赶在她洗完之前把能够收的都收好,不能收的就尽量用一些其它的东西来掩饰一下。 幸好Phoebe洗澡的时间不短,过了一个多小时,她才从浴室里面走出来,我也勉强够时间收拾好惠云的物品。换上短袖和短裤之后,Phoebe的身材就可以说是尽显眼底,虽然上次也看过一次,但是始终酒醉所看到的景像往往跟现实总会有点出入,而现在自己是在头脑清晰的情况之下看的。 此刻的我居然幻想着要是能够把Phoebe的样子和惠云的身材结合到一 起,那幺那个女人就实在是太完美了。 「对了,你还没有说你今天晚上怎幺会来呢!」 「还是不是你害得我那幺担心,你说我极有可能被坏人看上了,所以我心急之下就把房间给退了,我现在在中国最亲近的人就只有你了,不来你这去哪里? 而且我来你这里,还可以天天跟你见面,不用你一直想着我了,难道你不想天天都能够见到我幺?」Phoebe用了很冷淡的语气,在完全没有看着我的情况下,一边抚摸着那些刚才吹乾的头发,一边看着电视说道。 想不到我本来打算以此为藉口让她返回美国,却想不到她却以这个藉口来我家住上。正当我想继续追问的时候,Phoebe看到Stephen打了一个哈欠,于是又跟我说道:「今天晚上Stephen睡哪里?不可能让他自个睡沙发的。」 「我有一个客房,他今天晚上就睡那里吧!」说起这个Stephen除了不太喜欢说话之外,倒是挺乖,不费什幺工夫Phoebe就把Stephen哄得睡着了。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Phoebe哄Stephen睡觉,并且在她身上可以寻找到那份充满着中国传统母性对子女的爱。也许这样就不知不觉看得入了迷,当Phoebe帮Stephen盖好被子,关上客房房门,看到我在一边傻傻地看着她,她居然笑了出来。 「你哄Stephen睡觉的情景,我还是第一次见呢!」 「我还以为你站在门口这幺久做什幺,原来就说这话,以后你想见多少次就多少次。」由于Phoebe身材高挑的关系,她忽然蹬脚,双手抱着我的腰,就一下子亲在我的嘴唇上。我并没有拒绝Phoebe,我内心之中一瞬间感觉到她并非现实中那幺坏,只是自小被宠坏罢了。 我品嚐着从Phoebe口里送过来的新鲜唾液,正因为这样的接吻,竟然也有那幺一瞬间,我脑海里的全是刚才Phoebe哄Stephen的情景,惠云的事情居然全部都抛诸脑后了。 我们的拥吻越来越激烈,到最后发展到躺在了床上,这些一切一切都不是出自自己的意识而行动,感觉十分奇妙,一时也说不出是什幺感觉,只是有一种想保护她的欲望。这次我居然主动脱掉了自己和Phoebe的所有衣服,就在本来属于我和惠云的床上亲吻着Phoebe的乳房。这次的感觉比起上一次更加明显,乳房不大,但是却十分有弹性,乳头也变得十分坚挺。 Phoebe把我当成是怀上的娃娃一样,双手把我的头抱得紧紧的,而且有时候还会抚摸我的头发,嘴里说着「good boy」,而我则不停地交替用口吸吮着两个乳头,Phoebe开始舒服得直叫。 虽说是亲吻乳房,但是其实根本上就是在她的乳房上乱咬,我恨不得她乳房里存在着鲜味的乳汁,一次过可以把里面所有的汁液全部都挤进嘴里. 而乳晕周围因为我牙齿的关系也变得红肿,并且明显可以看出牙齿印,所以到了后期,可以听出Phoebe已经从舒服变成了痛苦的呻吟。 或许Phoebe已经无法再忍受我给她带来乳房上的痛楚,便主动把我推开,这次她用左手抱着我的两个蛋蛋,右手轻轻地包裹着小弟弟的周围,用舌尖不断舐着睾丸的下侧,企图用唾液洗刷。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这样刺激的原因,很快我就可以感觉自己的肉棒已经变得十分坚实和炽热。 Phoebe等到肉棒足够坚硬之后,便开始用小嘴含着小弟弟吸吮起来,而且还不停在口中吐出唾液,那些唾液留在肉棒的时候,可以感觉到些许微热,很明显是一种天然的春药,这样更加刺激到肉棒的持久。这个时候我的双手也是没有闲着,弯下腰用双手拿捏着Phoebe的双乳。 毕竟我的肉棒过于短小,再过不久,Phoebe便深喉把整根肉棍放进嘴里.【安子轩色】 而且在她的嘴里,我可以感觉到水份的充份包围和舌头的搅拌,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。 今天所有的事情都从来没有发生过在惠云的身上,因为跟惠云做爱,从来都没有过口交。但是跟Phoebe在一起就不同了,口交的感觉虽然不如插入阴道里的好,但是毕竟这样的感觉还是初次尝试,再加上早泄的问题,令我难免会无法忍受如此服侍。 「我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话音刚落,还没有等到Phoebe回过神来,我的肉棒已经开始痉挛,在Phoebe的喉咙中射出精液。Phoebe也因为没有反应过来而被呛到,本能反应把头往后拉,用双手掩着樱唇不停地咳嗽。 「对不起,我……」我从床边拿过纸巾,递给Phoebe,然而她很快就把纸巾抢过去,还用一种怨恨的眼神望着我。 「Damn!你怎幺那幺快的?而且说射就射。我都还没有好了呢!最讨厌就是你这种出得这幺快的人。」 听到Phoebe的抱怨,我发现自己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,也因为她的这句话,使我对她的幻想拉回了现实。竟然在自己和心爱的老婆的房子,甚至是床上、被窝里跟别的女人做出了这种荒唐之事,我真是后悔莫及。 除了觉得自卑之外,还开始讨厌自己。之前跟Phoebe有这样的关系,自己给了自己一个「喝醉」的藉口,而这次是在自己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做的,并且在做的过程中,心里居然只想着别的女人,我这个时候受尽良心的责备,真不知道以后自己如何面对惠云。 「对了,我已买了后天的机票,本来还想跟你多呆一下,想不到居然有这种事,要是被我爹地知道,我一定被他打死。明天我就一直呆在你家里好了。」说过这句话,她就对我不瞅不睬,一下子就倒在床上,并把房间里的灯给熄灭了。 她看来对我今晚的表现极度不满,却又是无可奈何。显然她很了解男人射过一次之后,肉棒就基本上软化掉,短时间内再没有能力做第二次,所以她只好忍耐着下身的瘙痒,勉强睡去。